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章 差役五亦法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洪山长并不知道对面那位他完全瞧不起的快班捕头已经把他全家一块问候了一遍。他只知道,自己此时满心都是愤怒,因为他觉得,张寿这根本就谈不上讲学的乱七八糟东西竟然比自己严肃而认真的讲学更受欢迎,这完全是如今国子监和世间学风日下的缘故。

????然而,他虽说性格古板,被老师和女儿全都认为出了豫章书院就容易得罪人,但却还至少知道这股火气如果撒到周祭酒和罗司业的头上,那就真的是四面树敌了,因此,他只能冲着自己完全瞧不起的区区差役发火。

????反正作为被皇帝召入京城的大儒,他根本无需把那些差役皂隶之流贱役放在眼里!

????然而,周祭酒和罗司业还没来得及接话茬,洪山长就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洪山长此言荒谬,皂隶差役乃是贱役这一说法,从我朝太祖皇帝开国之后,就不存在了!”

????见洪山长倏然转头眉头倒竖地怒瞪自己,张寿却脸色纹丝不动地走上前,对林老虎笑了笑后就淡淡地说“衙门的三班差役都是做什么的?快班的捕快负责追缉触犯律法的罪徒,皂班的皂隶负责在公堂上站班,行使笞刑杖刑,而壮班的民壮,则是维持街头治安,若有必要的时候,需要在危急时刻保护民众。”

????“虽然说时至今日,是有人挂着羊头卖狗肉,鱼肉乡里,苛待百姓,但太祖皇帝的初衷,三班差役是大明律的实际执行者,代表的是律法的森严,因而如今大家贬称的黑狗皮,在太祖年间,那一身却是律法的代名词。若是一般市井小民认为他们是贱役,情有可原,但是……”

????“洪山长你身为饱学鸿儒,莫非却不知道当初太祖皇帝的一片苦心吗?他在诰敕之中,曾经几次三番强调,三班差役是法吏,不是贱役!”

????见洪山长一张脸已然变得铁青,张寿突然伸手指着林老虎,一字一句地说“而你刚刚指斥是贱役之流的顺天府衙快班林捕头,他子承父业,做这捕快已经有三十年,什么飞贼大盗,但凡到了京城,在他手底下不知道折了多少!”

????“你以为老虎二字是他的真名吗?那是因为人们称赞他嫉恶如仇,捕恶如虎,所以才送了他老虎二字作为尊称!法吏以律法为准绳,将一切作奸犯科的恶徒绳之以法,即便不如为人师者能够为人传道受业解惑,却也不该受到歧视!”

????“从古至今,多少大案要案都是压在衙门差役身上,限期要破,为此限棍都是他们领,那点俸禄却少到可怜,太祖皇帝正是为此真心实意地感慨过,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天下差役之所以能有那么多不肖之辈,也是由此而来,于是方才锐意改变局面。”

????“洪山长你乃是博览群书的鸿儒,莫非不明白这些?是老而昏聩,还是故作不知?”

????林老虎已经快被张寿说到眼泪都出来了。如果说从前他还觉得自从张寿来到京城,带来的麻烦多多,那他现在就觉得,这么一个通情达理的年轻俊杰,带来的麻烦再多都值!

????见洪山长简直快气疯了,刚刚目瞪口呆看着张寿火力全开挤兑人的周祭酒终于反应了过来。他赶紧笑着打哈哈道“好了好了,这才多大一点事……”

????然而,这一次他仍然没能把话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说话的是不慌不忙的陆小胖子“大司成此言差矣,这不是多大一点事……这是不可轻忽的大事!要是天下大儒都和洪山长这般,不把三班差役当成一回事,甚至蔑视他们,把法吏当成贱役,那岂不是不把太祖爷爷的一片苦心放在眼里?”

????“你们……你们……”

ag环亚官网登录|首页 ????洪山长终于完全被气疯了。虽然当初见皇帝的时候已经被张寿气过一次,但那一次好歹在场的人还不多,可此时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四周围还有尚未退场的监生和举人!又羞又怒的他想要反驳,可平时都是拿着圣人经义责问人的他,此时难道把圣人经义拿来当武器,直斥太祖皇帝当年把差役当法吏,那根本就是纯粹瞎胡闹?

????旁边的肖山长和徐山长见洪山长一副就快气炸的表情,忍不住对视了一眼——虽说太湖书院和华亭书院一向都是对手,但在此时此刻,两个死对头却都觉得洪山长实在是太不中用了。自己非要逞口舌之利,如今被人挤兑得说不上话来,那至少还有最后一招绝户计吧?

????吵不过就装晕!

????张寿好歹比你年轻这么多,传扬出去不知敬老尊贤,把长者当场气晕了过去,你那些出自豫章书院的学生也就能顺理成章地介入了,不是吗?

????想归这么想,两位几乎联袂而来的山长却没有一个打算提醒洪山长的——大家是竞争对手,洪山长甚至还哗众取宠地要把女儿嫁给大皇子,他们看人笑话不好吗?

????然而,到底还是有貌似厚道的人,眼见周祭酒这位国子监大司成亲自出来当和事佬,都被陆三郎给软钉子碰了回去,岳山长却上前去一把拦住了似乎还要争到底的洪山长。

????“国子监学府重地,往日都是闲人免入的,洪山长肯定也是看到公门中人,一时激急怒失口而已。张博士,你说的太祖训示固然有理,但你也应该给长者留几分面子,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看,你这榜样放在那,你家首席大弟子竟是也咄咄逼人了。”

????岳山长这话绵里藏针,张寿自然听出了人既咬定了洪山长是失口说错了话,却又暗指他咄咄逼人,陆三郎这个当学生的更咄咄逼人。

????然而,反正洪山长上次都在皇帝面前当面骂他巧言令色了,他此时借着林老虎这一茬发作,却也理直气壮。因此,看到小胖子眼睛一瞪就要反击,他也伸手拦住了自家首席大弟子。

????虽然这称号是岳山长封的……

????“好教岳山长得知,这不是咄咄逼人,这是真理不辩不明。最重要的是,顺天府衙这些公门中人,不是我凭自己面子请来的,也不是大司成少司成以国子监祭酒和司业的身份请来的,而是皇上御旨,让他们维持秩序。”

????“他们从三天前得到这样一个紧急任务,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划定区域,制作号牌,只为了万无一失。今天数千人聚集于此,许多人甚至还是第一次来国子监,不熟悉此地建筑和出入路线,若无人维持,一旦因为人多而发生踩踏,责任谁来担负,是洪山长你,还是谁?”

????“每年上元灯节,各大衙门的差役全都会到街头维持秩序,就是这个道理!很多脏活累活,就是靠这些你们瞧不起,看不上的黑衣差役去做的!既享受了他们带来的便利,却又当面瞧不起人家,难道这就是贤达之道?”

????张寿此时寸步不让地看着岳山长,见洪山长面红脖子粗,看自己的眼神那简直是气急败坏到要把他吞下去,他却怡然不惧,反而还嘿然一笑。

????“仁义礼智信,洪山长你甘于清贫,品行操守确实无可挑剔,但天下有很多单单靠品行操守做不到的事,须知术业有专攻,有些事情不是只靠上下嘴皮子一动就能做好。”

????“你……狂妄!”洪山长气得只迸出了这两个字,随即就越过了岳山长的阻拦,却也没有再和张寿相争,而是火冒三丈地拂袖而去。他虽说固执到顽固不化,但却也不是蠢人,这时候再留下来和张寿争执不休,让其他人看笑话吗?

????洪山长这一走,和周祭酒一样没做成和事佬的岳山长用有些莫名的目光扫了一眼张寿,随即若无其事地对周祭酒和罗司业拱了拱手,又对另两位山长颔首告辞,却没和张寿打招呼就扬长而去。他本来就因为方青的事对张寿有芥蒂,此时自然懒得维持那温文君子的形象了。

????这两人先后离开,肖山长看戏看够,这才咳嗽一声道“今日张博士这讲学别开生面,我真是大开眼界。不过,洪山长这器量可不怎么样,你日后可千万多加小心。”

????他说着就呵呵一笑,对周祭酒罗司业和张寿陆三郎一视同仁地颔首为礼,竟是也扬长而去了。他这一走,徐山长却是低调地客套了两句,绝口不提刚刚那一幕,就仿佛这事儿压根没发生过,轻飘飘不带走一丝云彩地走了……

????直到四位山长走得干干净净,周祭酒方才如梦初醒,一时怒瞪张寿,满心气不打一处来。

????还是罗司业意识到张寿刚刚那话完全站在了大义的立场上,当下赶紧拉住了周祭酒,语重心长地对张寿说教了两句防人之心不可无之类假大空的话,随即就赶紧拖了顶头大上司走人,一面走,他还一面语重心长地规劝起了周祭酒。

????毕竟,国子监司业擢升祭酒这种事几乎从来没发生过,但国子博士突然擢升司业这种事却发生过。更何况他的品级如今和张寿相差无几,安知皇帝不会因为一时偏爱而罔顾舆论?

????从这一点来说,他其实是对张寿最忌惮的人,比洪山长他们都要更甚!

????而这些人一走,刚刚周遭看热闹的几个国子博士自然都溜之大吉,而还没走的读书人们没热闹可看了,也就三三两两地散去。鉴于适才被挤兑的人是讲学又臭又长不受欢迎的洪山长,大多数人都在心里拍手叫好。至于那些板正刚直,觉得张寿没风度的人……

????大多也因为太祖皇帝训示而不敢怒更不敢言。太祖皇帝有错,这种话私底下说说可以,当众拿出来,那不是找死吗?

????陆三郎却不管别人是什么目光。他只觉得今天张寿简直是锋芒毕露,厉害得一塌糊涂,可还没等他开口拍马屁呢,他就只见林老虎快步赶上前来,竟是突然对张寿躬身一揖到地。

????“张博士,大恩不言谢,我真是没想到,您居然会这么看我们这些常常被人戳脊梁骨的差吏!”

????张寿只不过是前一阵子开始心头就积压了一股郁气,因此刚刚方才借题发挥,此时见林老虎竟是这般反应,他微微一愣,随即就赶忙上前笑眯眯把人扶了起来“林捕头何必如此?这都是太祖皇帝的训示和德政,我只不过是鹦鹉学舌拿来说一说,怎敢当你这大礼?”

????他说着说着,眼角余光就瞥见了那边厢朱莹正带着三皇子在一群九章堂监生的掩护下朝这边过来,似乎是躲在人群中,打算吓他一跳,他不禁莞尔一笑,若无其事地继续和林老虎说话。

????“再者,宋推官和你从前帮我做了这么多事情,今天我若是任由你被人讥刺是贱役一流,那岂不是太不讲人情了?有事满脸堆笑,无事相见不识,林捕头应该最恨这种人吧?至于你那些丰功伟绩,都是阿六告诉我的,这小子大概快把京城内外城踩遍了,你要谢就谢他去。”

????林老虎此时心下越发感动,当下挣脱张寿的双手,往后退了一步,非常郑重其事地又是一揖。至于今天洪山长被张寿挤兑,回头这口气会不会撒在他头上,让那些豫章书院出身的学生对他怎么样,他已经完全懒得去想了。

????人家打他的脸,张寿帮忙打回去,他难道还要怪张寿太莽撞害得他可能会被迁怒?要知道,他当时都恨不得当面顶撞这位江西大儒了,只恨口舌不够利索,说不过人!

????“什么什么?刚刚难不成我错过了什么?”

????原本打算好好吓张寿一跳的朱莹,此时发现这边情形不对,她终于放弃初衷,露出身形快速赶了过来。一到众人跟前,她就笑吟吟地打量着林老虎和张寿“这不是应该阿寿你谢他们这些差役好好维持了秩序,这才有你今天这精彩的讲学吗?怎么反而倒过来了?”

????“他干嘛反过来谢你?”

????林老虎听到朱莹竟然说张寿应该谢他,原本就满腹感激的他只觉得这对未婚夫妻简直是这京城达官显贵中的一股清流。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挤出一个笑容道“总之多谢张博士你说了公道话,我这就去继续做事了。今后有事但请吩咐,我一定无所不从!”

????。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